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财经科技新闻
顶新餐饮业务计划IPO:德克士扩张进退两难,康师傅私房牛肉面门店收缩
时间:2021-03-08   作者:财经科技 【转载】   来自于:蓝鲸财经

顶新餐饮业务计划IPO:德克士扩张进退两难,康师傅私房牛肉面门店收缩

疫情之下,有一部分原本不缺钱的餐饮企业由于受到冲击,阶段性缺钱了,需要一笔资金应急,而资本化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另外,餐饮企业们也受到如“海底捞”、“九毛九”等相关案例的‘刺激’,不得不重新审视资本化路径的必要性。

近日,有消息称,顶新国际集团正在考虑将其内地餐饮业务进行分拆,同时赴港IPO,募资金额约8亿美元。关于拟上市动态,蓝鲸记者从集团相关负责人这里得到了证实,对方表示:“有此规划,目前无具体进度。”

据了解,顶新国际集团旗下拥有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德克士、味全、全家FamilyMart等知名品牌,若按照集团规划,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和德克士应属本次一同上市的两个品牌。

事实上,上述两个品牌在近年来的发展中均处在不同的困境之中:德克士竞争力渐弱、扩张受阻;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口碑下滑、门店缩减等。在此之下,两个品牌留给资本的想象空间是否足够?顶新的餐饮故事又该如何去讲?

多元业务探索之下,小型油厂实现逆袭

公开资料显示,顶新国际集团(以下简称“顶新”)成立于1958年,是台湾一个以食品制销为中心的企业集团,由彰化永靖出身的魏应州、魏应交、魏应充、魏应行四兄弟共同创立,版图横跨中国大陆、台湾地区。

在这62年时间,顶新不断拓展自身业务,实现了从小型“油厂”到综合集团的转变。

1992年,顶新旗下天津顶益食品有限公司成立,开始进入方便面事业,并通过康师傅品牌一炮打响,走红大江南北;1996年,顶益(开曼岛)控股公司(2002年更名为“康师傅控股公司”)成功登陆港股;也正是在当年,顶新成立杭州顶津公司,增加了饮品业务,同时,还完成了对德克士公司的并购,进入西式快餐业;1998年,顶新对味全展开了全力收购,获得其15%的股权,康师傅获得经营管理权,一年后,康师傅增持味全股份,持股比高达19.96%;2000年,日本全家与顶新签署品牌授权合作,共同在中国市场开设全家便利店,4年后,中国大陆全家FamilyMart在上海正式成立。此后,顶新又投入新型餐饮连锁业态,于2006年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门店,取名康师傅私房牛肉面;2012年,顶新进一步拓展饮料业务范围,完成了与PepsiCo(百事)中国饮料业务之战略联盟,开始独家负责制造、灌装、包装、销售及分销PepsiCo于中国的非酒精饮料。

直至今日,从官网信息来看,顶新已拥有康师傅、味全、德克士、康师傅私房牛肉面以及全家FamilyMart这五个知名品牌,同时业务还涉及粮油、地产、社会公益等多个行业。对此,有网友感叹道:小小“油厂”终于“逆袭”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多元集团。

逆袭之路危机重重,曾因“地沟油”事件几近“灭顶”

事实上,纵观顶新的整个发展历程,会发现其“逆袭”之路似乎走的并不太顺利。

据了解,康师傅控股于1996年赴港上市后,顶新集团开始向餐饮、流通等领域大举扩张,并取得了一定成绩。然而,就在事业极速膨胀之时,突如其来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以及国内下岗职工的出现,使得消费指数下降,并直接导致企业利润下降。

在此背景下,顶新来不及“节流”,反而因前期多元投资布局而陷入财务危机。当时的相关报道指出:“顶新集团此前急忙投资的新增产能不但没有成为赚钱的机器,反而成为财务的累赘。1999年,顶新集团又买下台湾老牌食品企业味全公司15%的股票…… 购买设备、建设厂房、入主味全,这3驾马车将‘康师傅’拉进资本的寒冬。”

而这一困境直到1999年才有所好转。当年7月,顶新集团把康师傅控股33.14%的股票出让给日本第二大方便面生产企业——三洋食品株式会社,才安然度过了这场财务危机。

然而,顶新怎么也没想到,2014年集中爆发的“黑心油”事件会使得顶新在台湾乃至香港等地遭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抵制运动,险些让整个集团遭受“灭顶之灾”。而在这一事件中,顶新、味全前董事长魏应充也被依“诈欺罪”判刑2年,于2018年12月17日才获许假释出狱。

债务危机、食品安全危机的接连冲击,着实让顶新伤筋动骨了一番。2017年1月1日,顶新集团最终将台湾康师傅解散。对此,顶新集团公共事务室负责人表示,2014年爆发油品事件后,台湾已不再生产销售康师傅方便面。因此,台湾康师傅基本上已无任何实质营运业务,董事会决定依法办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经历食品业务的重击不到几年时间,顶新又陷入了全家便利店在中国市场的授权纠纷,而那时,顶新与日本FamilyMart株式会社签署的品牌授权合约也即将到期。若不能顺利续约,国内的2500多家全家便利店将不知何去何从。由于日本全家和顶新集团方面此前少有对授权期限内容的披露,因此具体的授权合作终止日前尚不得而知,双方是否达成新的授权协议也被顶新集团以合同保密原则为由拒绝向外披露。

德克士扩张腹背受敌,康师傅私房牛肉面门店收缩

聚焦到本次IPO一事,按照上述顶新的分拆规划来看,德克士和康师傅私房牛肉面或将作为餐饮业务打包上市。

对此,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从2018年-2020年,国内餐饮行业规模从3.8万亿发展到4.6万亿,市场红利非常可观,此时选择拆分餐饮业务上市是一个睿智的选择。本次上市后,顶新应该会加大对德克士的投入,将该品牌做大做强。

除了希望把握发展红利外,顶新在此时选择拆分餐饮业务上市或也与受到疫情催化有关。百福控股CEO王小龙在今年年初接受蓝鲸记者采访时曾指出,疫情之下,有一部分原本不缺钱的餐饮企业由于受到冲击,阶段性缺钱了,需要一笔资金应急,而资本化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另外,餐饮企业们也受到如“海底捞”、“九毛九”等相关案例的‘刺激’,不得不重新审视资本化路径的必要性。

而作为集团在餐饮板块的资本化代表,德克士和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可讲的故事似乎有限。

作为快餐领域的市占老三,德克士在发展初期竞争受挫后,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开店策略,从二三四线城市开始进攻,历经20年的布局,如今门店数量已超过2600家,遍布全国,其中约85%为加盟店。

不过,即便是如此数值,对于下沉市场的竞对华莱士过万门店数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近年来,德克士也曾多次透露出希望重返一线城市的想法,并为此做了不少尝试。但不得不说,此时的一线城市,早已被肯德基、麦当劳所蚕食,留给德克士的空间并不大,回归之路挑战不小。

业内人士表示,德克士在门店数量和性价比上不及华莱士,因此在下沉市场的竞争力并不具备很大优势;此外,在品牌力、产品品质上不如肯德基、麦当劳,且一线城市的据点也远低于二者,想要分得足够的蛋糕或许有些困难。

这样看来,当下的德克士似乎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在扩张之路上显得有些进退两难。

如果说扩张遇阻是限制德克士资本化想象空间的一大因素,那么,对于康师傅私房牛肉面来说,无扩张趋势,甚至还出现收缩迹象,则是压缩上述想象空间的巨石。

蓝鲸记者在浏览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官网时注意到,其最新资讯停留在2019年2月初,此后再无更新。而门店数量披露上,也似乎停留在较早以前的数据,未有及时更新。

官网信息显示,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在全国共开设了126家门店,经统计,有近一半门店集中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此外,在信息披露栏还留有各个门店的联系电话,蓝鲸记者随机拨打了几个号码,发现均为空号。为了解当下门店的实际情况,蓝鲸记者结合大众点评及高德地图两款软件对官网披露的门店进行搜索核对,发现在此之上,北上广深以及长沙、杭州等城市的门店数量似乎均出现了不同程度减少情况。而即便是最初的126家门店数,相较于类似的李先生牛肉面大王披露的800余家来说,也存在不小差距。作为有上市意向的餐饮品牌,康师傅私房牛肉面线下门店若真的不增反减,在未来恐难被投资者所认可。

此外,从消费者的评价来看,对于单价近40元一碗的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大家的印象似乎并不是很好。在某乎平台上,有网友提出了“如何评价康师傅私房牛肉面”这一问题,而该问题拥有超过26w的浏览量,不少在门店消费过的用户也纷纷留言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其中,有持中性态度的,也有部分用户表示体验感较差,仿佛在吃方便面,不过,总体来看,消费者一致觉得价格偏贵,性价比不高。

背负着上市期望的两个餐饮品牌在众多挑战之下,能否顺利跨入港交所大门,实现顶新的IPO规划呢?目前看,难度似乎并不小,蓝鲸记者将持续关注。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