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财经科技新闻
怪兽充电递交招股书冲击美股上市:阿里、小米加持,2020年成本骤增利润腰斩
时间:2021-03-15   作者:财经科技 【转载】   来自于:蓝鲸财经

怪兽充电递交招股书冲击美股上市:阿里、小米加持,2020年成本骤增利润腰斩

共享充电宝企业怪兽充电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EM”,承销商为高盛、花旗、华兴、中银国际。

共享充电宝企业怪兽充电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EM”,承销商为高盛、花旗、华兴、中银国际。

目前,国内共享充电宝市场基本形成了“三电一兽”(街电、小电、来电、怪兽)的格局。小电科技已于2020年6月29日同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此次怪兽充电提交招股书使得“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花落谁家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随着招股书的公布,怪兽充电的财务数据与经营模式浮出水面,记者注意到,2020年,怪兽充电净利润同比下滑55%,而成本却同比增长近50%,商家分成占收入的比例超过50%。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充电宝企业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样光鲜,入驻商家可能要分去大部分收入,获利变得更难了。

此外,有关怪兽充电的投诉更是数不胜数,黑猫投诉数量超7000条,大多涉及乱收费问题。近年来,共享充电宝一直在涨价,从最初的每小时1元涨至3-4元甚至更多。

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充电宝目前的价格已经偏高,但该行业规则难定,产品同质化特点明显,现有企业需从专利技术、场景渗透和资金等方面搭建壁垒,建立自身优势。

阿里为最大机构投资方,与小电竞逐“共享充电宝第一股”

据了解,怪兽充电创始人蔡光渊曾任优步上海的总经理兼全国市场总监,该公司创始团队多来自于科技大厂,如美团、优步、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

虽然创立于2017年的怪兽充电是主流共享充电宝企业中起步较晚的,但彼时正是共享充电行业风口,资本市场对怪兽充电的青睐程度并不输其他家。

天眼查APP显示,怪兽充电成立至今已完成5轮融资,总募资额超过10亿元,投资方包括小米集团、高瓴资本、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等。其早期产品也均是和小米、紫米共同研发,使得怪兽充电的小米系背景较为浓厚。

随着此次怪兽充电提交招股书,其股权结构曝光。招股文件显示,怪兽充电管理层持有投票权,对公司拥有控制权,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蔡光渊、联合创始人兼CMO徐培峰以及联合创始人兼CMO张耀榆分别持有怪兽充电6.6%、4.6%和1.2%的股份。

在机构股东中,阿里巴巴旗下全资子公司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是怪兽充电的第一大股东,持股约16.5%;此外,高瓴、顺为、软银亚洲、小米、新天域、云九、CMC分别持股11.7%、8.8%、7.7%、7.5% 、7.5%、5.8%、5.4%。

在招股书中,怪兽充电引用了艾瑞咨询的数据,称按照2020年的总收入计算,怪兽充电在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的份额达到34.4%,排名第一。

但记者查询其他第三方数据显示,有关共享充电宝的最新排名停留在2019年,而怪兽充电的市场份额要远低于“三电”。根据TrustData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的统计,2019年,街电、来电、小电、怪兽充电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28.6%、27%、25.1%和15.6%。

多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小电于2020年已进入上市辅导,实力不容小觑,谁将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还很难判断,任何一家企业先上市都有可能会使现有格局出现变动。

此外,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格局较为稳定的情况下,新晋企业在开拓市场方面存在困难。但美团充电在众多线下餐饮、生活场景具有海量合作商家,发展市场优势大。

合作伙伴分成过半,2020年净利润下降55%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包括怪兽充电在内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便相继宣布盈利的消息,但均未公布具体盈利金额。

值得一提的是,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集中在租金、押金和广告上。早在共享充电行业兴起初期,艾媒分析师便指出其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租赁业务约占整体交易规模的97.2%,其次为广告收入。

这种模式的弊端在疫情期间显现得淋漓尽致。2020年2月,小电创始人唐永波发布员工内部信指出,由于企业模式对上游商户的依赖程度极高,全国大量合作商户尚未开门营业,整个行业进入“红慌”模式。伴随着疫情好转,人流量逐步恢复,然而业内人士分析称,若不增加盈利路径,共享充电宝企业或将进入困难期。

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怪兽充电服务网点已覆盖全国1500多座城市,拥有超过66.4万个业务点。截至2019年和2020年,累计注册用户分别约为1.491亿和2.194亿。

在财务方面,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2020年总营收28.09亿元,同比增长39%;运营利润为1.32亿元,同比下降43%;净利润为7542.7万元,同比下降55%;归母净亏损为31.3亿元,上年同期录得亏损2.64亿元。

用户翻倍,但净利润不增反降,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记者注意到,2020年,怪兽充电的成本、销售与市场成本均大幅提升。报告期内,怪兽充电成本为4.3亿元,同比增长47.3%;销售与市场费用为21.2亿元,同比增长55.7%。原因为因疫情影响,合作伙伴提高了入场费。

据了解,目前,怪兽充电的运营模式为直营模式和合作模式两种。前者由怪兽充电直接管理充电宝和机柜的放置;后者则是交由合作伙伴代管理。

直营模式下,怪兽充电会提前支付合作伙伴入场费,并按照比例向合作伙伴支付佣金,入场费和佣金在内的费用大约占设备收入的50-70%。合作模式下,怪兽充电按月向合作伙伴支付佣金,一般占设备收入的75-90%。

有共享充电行业内部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该行业看似成本不高,但入驻商家有一定的决定权,包括定价、入场费与分成,入驻商家可能要分去大部分收入,所以目前共享充电宝商家获利变得更难了。

涨价、收费乱象、数据安全问题待解,技术革新面临严峻挑战

目前来看,共享充电宝企业并未找到新的盈利模式,而涨价问题却成了行业广受诟病的槽点。截至目前,怪兽充电在黑猫投诉平台的投诉量已接近7000条,投诉大多涉及乱收费等问题。

据记者了解,从2019年下半年,共享充电宝行业曾掀起多番“涨价潮”,租金从起初的1元/小时,涨至2元/小时,目前已涨至3-6元/小时,景区、电影院、酒吧等特殊场景甚至达到10元/小时,每天的封顶价居于20-40元之间。近日,“共享充电宝每小时从1元涨至4元”的话题再次登上热搜。

记者查询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共享充电宝小程序或者公众号,均未显示具体的计费规则。随后,记者联系相关客服,得到的答案均为:在不同地区、不同场所、不同店铺,共享充电宝的收费标准均不相同。

对此,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表示,目前,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已经偏高,而普通充电宝的售价都在降低。“就目前来看,共享充电宝很难实行定价统一的行业标准,因为商家和各家共享充电宝企业之间的分成、意见、规则均不统一。”

在共享充电宝收费乱象未解之时,行业又接连被曝出数据安全问题,共享充电宝可能被植入木马病毒、可能会实时监听、或盗取个人隐私等消息引起关注。

2020年12月,公安部网安局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提示:警惕身边的共享充电宝陷阱。提示称,共享充电宝不仅可能存在质量隐患,还可能被不法分子植入木马程序,导致手机里的通讯录、文本信息甚至照片、视频等隐私数据被泄露,严重侵害消费者利益。几天后,“共享充电宝可能会利用数据线对用户实时监听”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

对此,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称,桌面共享充电宝相对比较安全,因为位置固定,容易追溯来源、保证安全,而便携充电宝使用的人和地点都在流动,很难保证充电宝的信息安全,如果被黑客借走后进行技术设置,那么后面使用的顾客信息很可能就被轻易窃职,目前的共享充电宝企业还不能完全解决这一难题。

除了安全问题之外,目前快充技术和电池容量在不断进步,大容量电池的出现让用户的手机甚至一天不用充电,这对于共享充电企业来讲无疑也是个严峻挑战。据了解,目前包括小米、OPPO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推出了新一代快充技术,甚至有手机厂商推出125W快充;并且各大手机厂商在电池容量上也下足了功夫,4000mA成行业标配。

街电CEO万里在接受蓝鲸TMT记者采访时曾坦言,在移动端,快充对于共享充电宝来讲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未来5-10年可能真的有充电1分钟就能充到50%电量的技术出现。”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共享充电宝产品同质化特点明显,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现有企业需从专利技术、场景渗透和资金等方面搭建壁垒,建立自身优势。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