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腔调的商业财经媒体

首页 >> 财经八卦 >>财经八卦 >> 离婚率是怎么降下来的?
详细内容

离婚率是怎么降下来的?

时间:2021-08-17     作者:财经八卦【转载】   来自:虎嗅网

离婚率是怎么降下来的?


近日,“全国上半年离婚人数减少五成”话题登上热搜。


根据民政部发布的“2021年半年度各省社会服务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结婚登记人数为416.6万对,离婚登记人数为96.6万对。对比过去两年,2020年全年离婚登记是373.3万对,按一半算是186.5万对,是今年上半年数据的1.93倍;2019年上半年离婚登记是203.8万对。无论从哪组数据看,今年上半年离婚登记人数的降幅都达到了五成左右。


数字不会说话,但数据背后的原因却值得深究。近年来一直为大众所担忧的离婚率上升势头怎么就止住了呢?


今年上半年离婚人数下降的原因,综合起来看,大致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


首先是《民法典》生效后离婚冷静期制度的实施。自今年1月1日起,我国正式实行离婚冷静期制度。根据民法典规定,离婚冷静期制度,调整后的离婚登记程序变为“申请―受理―30天冷静期―审查―登记(发证)”。


离婚冷静期的设立初衷是为了给想离婚的夫妻一个缓冲期,减少草率离婚、冲动离婚,完善离婚制度,稳定婚姻关系,但从一开始就有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希望通过离婚冷静期来降低离婚率的说法倍受诟病。


其次是因各城市对于房子限购、车牌限号等政策及时打补丁,导致想要通过“假离婚”而购买房产或车产的人数锐减。这两年,北京、深圳、上海、广州、杭州等一线城市都不断修订调控政策,明确规定夫妻离异的,原家庭在离异前拥有住房套数不符合本市商品住房限购政策规定的,自离异之日起3年甚至5年内,任何一方均不得在本市购买商品住房,这就几乎堵死了假离婚获取房票的门。


再一个是近年来结婚率逐年下降,结婚的少了,离婚的基数也自然下降。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可见,从2014年到2020年,全国结婚登记人数从每年的1306.74万对降到了813.1万对,降幅达到了37.78%;同时间,离婚人数从363.68万对增加到2019年的470.06万对,增幅为29.25%。尽管2020年下降为373.3万对,却有着由于疫情的原因造成数据的不稳定。


再拉长时间来看,1987~2020年,我国离婚登记对数从58万对攀升至373万对。1987~2019年,粗离婚率从0.5‰攀升至3.4‰。


在结婚人数下降的同时,离婚率依然居高不下,近年来,我国的离婚率处于上升趋势已是不争的事实。



从当前舆论来看,多将离婚率下降归功于民法典离婚冷静期的设置。人口专家、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就认为,离婚人数下降,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离婚冷静期制度的实施。


由于从统计上归因行为无法量化,我们暂且承认这一点,但需要深究其中的细节问题。那就是离婚冷静期制度仅适用协议离婚,不应影响法院对诉讼离婚的判决。而当前个别地方法院在离婚冷静期制度施行后对离婚诉讼的判决过于“慎重”。


最近两个离婚的案例特别引人注目。


一个是江苏女子5年5次起诉离婚均未获准,而女子提出离婚的理由包括被家暴、双方婚后未建立真正的夫妻感情,丈夫强奸岳母未遂等。令人费解的是,法院多次判决当事人不准离婚,希望女方能维护家庭和谐。2020年7月20日最后一次起诉后,这个案子在另外一名法官手上,以调解离婚才结案。


无独有偶,湖南省衡阳县80后女子宁顺花,因丈夫陈定华长年沉迷赌博且家暴,从2016年到2020年期间,她5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为了能够结束这场婚姻,宁顺花专门购买了一本“民法典”,甚至起诉状都是自己写的。终于在今年8月3日,宁顺花迎来了终审判决书,准予双方离婚,并判决宁顺花返还男方彩礼、红包8.5万元。宁顺花遭受了家暴,但是为了能够结束这段痛苦的婚姻,不仅付出了金钱,更是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虽然这两个案例都发生在民法典颁布前,但当前司法案例中过分希望维护家庭稳定而牺牲受害者(主要是女性)权益的方式并不可取。



从全球范围看,离婚率增加都是趋势,这里面包含了丰富的社会经济发展原因,比如女性的经济独立、人格独立、平权运动等的发展。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婚姻就是这么一座围城。如今,“进来”只需9块钱,零门槛,而“出去”却越来越难,被套上了层层枷锁。


很多人认为,年轻人冲动结婚、冲动离婚是导致离婚率增加的重要原因,因此有必要加以限制,民法典中婚姻冷静期的设置也包含了这个预设。


2010年两会上,人大代表黑新雯认为结婚和离婚程序被简化,是冲动离婚变得容易的原因之一。她提议修改《婚姻登记条例》,建立在办理离婚登记手续时,应当在出具证件和证明材料中增加:“双方当事人所在单位或居委会或村委会出具婚姻调解书。”


近年来,离婚率不断攀升,为了降低离婚率,很多城市陆续推出“限号离婚”政策,青岛、广州、大连、南京等地都已经实施了离婚限号,而去年深圳离婚排号登上热搜,一号难求,预约离婚至少要等一个月。


邓颖超曾经提出“中国长期停滞在封建社会,最受压迫的是妇女,婚姻问题上妇女所受的痛苦最深。早婚、老婚、买卖婚姻、包办婚姻是普遍现象,所以一方坚持离婚就让离,主要根据广大妇女的利益提出,不应附加任何条件。”


民法典实施前后,关于离婚冷静期的讨论一致没有停止。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提议将离婚冷静期删除,她认为离婚冷静期是建立在“大部分的离婚都是因为冲动导致的”假设前提上的,然而根据《2016年中国婚恋报告》等相关调查数据显示“闪婚闪离、草率结婚的人不足5%”,这说明95%的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离婚的。


从现实情况来看,冲动型结婚确实不少,但没有证据证明冲动离婚的人群与冲动结婚的人群有多大的重合范围,一个成熟的社会,绝不能用一个错去避免或者减少另一些错。


同样是在《2016年中国婚恋报告》中的调查显示,被调查者中有近七成已婚者后悔结婚。因此,有些人认为,与其设置离婚冷静期,不如设置结婚冷静期。在澳大利亚,新人要想结婚,必须先经历结婚冷静期,最长为18个月,最短为1个月,在这期间,只要任何一方有改变的意向,那么之前签署的婚前意向书即作废。


统计数据显示,从1995年至2015年,澳大利亚的离婚率从0.28%降到了0.2%。当然,从具体归因来看,我们仍不清楚澳大利亚离婚率下降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但至少结婚冷静期也提供了一个参考。




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离婚率的上升对女性来说并不是坏事,这说明女性在家庭、社会上的地位有了明显改善,她们有了说不的权利,社会对此的容忍度也在上升。


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离婚是两个人的决定,它所牵涉的只是两个人的生活,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社会没有理由去干涉。俩人不想一块过了,非得强压着他们一块过,不可以有这样的动机。1970年代的离婚特别难,有的离婚官司一打十几年都批不下来,也不见得就好。离婚跟社会稳定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不是说离婚率高了,社会就乱了。”


从社会调查结果来看,经济越发达的地区,结婚率下滑越明显,离婚率上升越快。这里面既有女性在经济发达地区的社会独立有关,也与现代社会越来越高的生育、婚姻成本有关。


我们可能更需要从不同的层面看待离婚这个问题,比如,离婚了就只会单身吗?难道不是解决冲动结婚的后遗症,从而去寻找真爱吗?


我们看到,2018年英国开始实施网络离婚服务,申请人只需要通过网络填写信息、上传材料、缴费就能办理离婚手续。网络办理离婚的开通不仅提高了离婚手续办理速度,而且高达91%的申请人对处理结果感到满意。离婚程序的简化带来了办理人和申请人双方的便利,也为离婚的双方寻找真爱提供了便利。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难道不也是一件美事?


当然,相较于离婚率,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结婚率的下降,《中国婚姻报告2021》显示,2019年,上海、浙江、山东、广东、福建、天津结婚率全国倒数;其中,上海、浙江、山东排名倒数前三,分别为4.1‰、5.0‰和5.3‰。此外,北京结婚率6.0‰,在全国排名倒数第八,低于全国平均6.6‰的水平。


越有钱的地方结婚率反而越低,能不能先好好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进入的活水多了,流出的水的比例才能更低啊。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001365647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